当前位置:
首页 > 和雅国际新闻 > 日本的死角--在日研修生是现代版的奴隶

日本的死角--在日研修生是现代版的奴隶

作者:罗雅文(中日志愿者协会副会长 旅日记者) 2011-01-16 来源:罗雅文的博客
(本文是为了中日志愿者协会成立5周年出书而写 http://www.cjvo.org/org_bin/viewthread.php?tid=543)

我1996年公派来日进修影视编导专业,因故就留在日本创业了。十几年来,虽然一直都战斗在新闻工作的第一线上,可对于日本的中国研修生,我只有过耳闻,没有什么感性的认识,更没有理性的探讨过这种日本特有的研修生雇佣制度。如果不加人志愿者的行列的话,大概永远都不会知道,日本这个一直在讲人性、讲人权的国家,还会有“奴隶”制度。

2009年10月18日,我以一名中日志愿者的身份,为了援助日本华工会的工作,与志愿者协会会长张剑波、华工会主席吴晓亮等一行7人,专程开车到宫城县多贺城市市民活动支援中心,与已等在那里的已于2009年9月30日加入了在日华工会组织的29名研修生及日本劳动评议会东京地方本部広濑刚史委员长汇合,研讨、学习、商量对策。

日本的死角--在日研修生是现代版的奴隶広濑刚史委员长在讲解日本的研修生制度的出台

现在,日本有中国人研修生20多万人,他们应该是多劳少得的最底层的劳动者,如何帮助他们解决被欺诈、被剥削的问题,是个十分紧迫、巨大而又艰难的课题。之所以说是一个紧迫、巨大、艰难的课题,是因为日本政府制定的这个制度的本身就是违背人性和道德的,再加上“黑中介”、“黑管理”,研修生来日后被扣押护照、克扣工资、无辜被强行遣返、身心健康无法保障等等没有人权的事情屡屡发生,比比皆是。

会议一开始,就由日本劳动评议会东京地方本部,和広濑刚史委员长这位有博爱之心的日本友人给我们讲解日本的研修生、实习生制度。

一、日本的研修生、实习生制度的出台

1980年到1990年,是日本经济泡沫期,日本的好景气,产生了大量的不法就劳外国人,一般是用旅游、假结婚等签证来日,非法留日打工。但是,到了1990年日本的经济泡沫破灭了,失业、无业的现象使日本走到了经济不景气。但是,日本的建筑工地、农地、配件加工厂等的高危、劳动强度大等的低薪工作的劳力大量不足,日本政府就以“国际贡献”“技术转移” 的名义出台了外国研修生、实习生制度。研修生来日一年后,还可以做2年的实习生,这样的华工只能在日做工3年,就必须返回中国,在他们还没有认清这一剥夺人权、没有人性制度的的实质之时,就不得不返回中国了。

二、在日研修生、实习生是现代版的奴隶

研修生来日一年中,每月工资是6万日元,是同工种的日本人的四分之一。第2年,转成熟练的实习生后,每月工资也只有日本人的二分之一,12万日元。虽然政府规定研修生每周工作40小时,不允许加班。实习生每周工作52小时,可以加班,但必须每小时付加班费625日元,但事实却大相径庭,雇佣者大都让不允许加班的研修生加班,可不付加班费,让实习生少加班,再克扣加班费,榨取了新劳工的血汗,使他们真正的成为了现代版的奴隶。

三、日本雇佣企业和中国中介机关勾结紧密

研修生来日之前必须向中国的中介机关缴纳6万人民币的保证金、违约金,很多人都押上了房子、押上了地,还要连带保证人。飞机落地日本,他们的护照就会被强行没收,工资也强行扣下代储,只给你每月2万日元的生活费,等3年工满回国之前再发给你,如有强烈不满抑或强烈反抗,怕你把真相闹大,就把你骗到总部,欲加之罪后,有的还穿着拖鞋、背心就被强行送到飞机场遣返了。一位大连出生的实习生,2007年1月30日来日做建筑工,2010年1月30日期满,但就在今年9月18日,雇佣公司派3个彪形大汉,强行把他送到飞机场遣返,行李都办理完了,我们的“国际志愿者”冒着被警察逮捕和被大汉打伤及被右翼“盯上”的危险,把他救下。他说,在他之前已有4位同胞被强行遣返了。再拿莫邦富先生报道的湖北6名女工的遭遇《湖北女工被卖身现代“野麦岭”,日中两公司想以身试法》披露事件为例,这6名女工“月收入仅有5万日元(约合人民币3200元),还经常加班到深夜12点,所得的加班费仅为每小时350日元。”而按法律规定,山梨县境内每小时加班的最低工酬是810日元。这个事实说明,要么是中介公司的“做了手脚”,要么与日本方面“串通一气”,与出国时劳务公司的承诺差异巨大。一般境外雇用外国劳工的月薪承诺不会低于5000元人民币。加班工资都会在1.5倍以上。

中国合法劳务中介,全部由国务院部委批准设立并颁发证书,国内所有的境外劳务公司的资质统一归商务部审批,才具有向日派遣研修生资格,由省、市商务厅、局直接管辖,这些机构一般都上缴保证金100至150万元人民币,作为一旦发生侵害劳工权益问题时的赔偿金。但无资质经营境外劳务输出的“黑中介”在“低成本、高回报”的驱使下,采用冒充、挂靠、而一旦境外劳务人员的合法权益受到侵犯时,他们则不管不问,甚至逃之夭夭夭。 这应该是无照劳务中介,也就是“黑中介”埋下了中国研修生在异国他乡无法保护人权的祸根。那么虚假“招工信息”可以说是研修生的心理程受力的最大考验和伤害。“黑中介”一般从3个方面布陷阱:1是,虚报工资待遇。“招工简章”上的待遇写得比较优厚,诱惑劳工。但来到日本,就会被克扣费用,实际待遇于合同不符。2是,夸大劳动条件的优越性。把工资以外的生活、医疗等条件装点得很符合国际惯例,让你信以为真,然而,事实并非如此。比如“吃住全包”或者“另加伙食补贴”之类的许诺基本不兑现,出现劳伤,无人问津,是没有医疗保障的。3是,移花接木,劳动岗位不符。招工简章上往往都是技术含量较高的岗位,或者是中国比较短缺和需要工种,诱使研修生踊跃投入,“既能出国挣一笔大钱,又能学到一技之长”,但到了国外就当低级劳工使用。有的女工以学习女装及童装缝纫的名义派遣到日本来。实际上却到日本的洗衣公司干活。而洗衣工作不属于外国人研修和技能实习制度的规定对象,这家公司不能招聘研修生和技能实习生。这些女工的签证都会是麻烦事。 三是,收费“黑”。任何一名出国劳务和研修的人,在出国之前势必要交付给国内中介公司一笔中介费。但一些不规范的中介机构尤其是“黑中介”则完全不顾国家对收费的指导性价格,擅自抬高一倍甚至是数倍的费用收取。收费“黑洞”是诸多陷阱中最引人关注的环节,它由此导致了外出劳务人员和研修生们首先不是为了改善家庭生活条件,改变个人命运,学习先进的生产管理经验而做工,而是为了要尽快偿还那笔可观的中介费而拼命干活。因为那笔费用对大多数外出人来说都是借来的。

日本的死角--在日研修生是现代版的奴隶

从中国在日研修生的遭遇不难看出,中国研修生赴日研修的艰难历程,是日本一些企业漠视法律的压榨和侵权表现,而且也暴露了中国“黑中介” 的不义与贪婪。政府主管部门应对此加大监管和整治,这不仅仅关系到中国公民的合法权益,也涉及国家形象和利益。中国派遣机构只是片面将日本研修生制度作为一种劳动力输出手段,日本雇佣方片面将研修生作为一种廉价劳动力。这是目前研修生问题的所在。

作为研修生本人,应该能够重新审视自己已经选择的出国之举,学会维权,依靠工会组织及有爱心人士的支持和指导,学法守法用法,走好自己的研修之路。
(感谢吴晓亮先生提供资料)

日本的死角--在日研修生是现代版的奴隶: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